莆田新闻网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探索

司法救助的东莞思考和探索

发布时间:20-11-12

■7月26日,获得了司法救助的刑事案件被害人家属严某,来到东莞市人民检察院赠送锦旗表示感谢 市人民检察院供图

今年7月26日,获得了司法救助的刑事案件被害人家属严某,来到市人民检察院赠送锦旗表示感谢。他告诉检察官,偿还完部分因案而借债务后,家里已开始尝试回归正常生活。

2015年8月,严某的儿子在东莞被故意伤害致死,在失去家中主要劳动力后,严某一家的生活陷入困境。办案检察官了解情况后,告知其有申请国家司法救助的权利,并迅速帮助严某办理了相关手续,解决了严某一家的燃眉之急。

从2009年3月6日,东莞市国家司法救助制度正式建立以来,这样的案例每年有100多宗。十年来,东莞司法救助工作取得不少成效,但在当前“湾区都市、品质东莞”建设的更高要求下,这项工作也面临着更多的探索和思考。

成效:政法领域工作中的“减压阀”

司法救助工作是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在办理案件过程中,对遭受犯罪侵害或者民事侵权,无法通过诉讼获得有效赔偿,生活面临急迫困难的当事人采取的辅助性救济措施。这彰显了国家司法对被害人及其家属的人文关怀,在维护法律权威的同时,也体现了司法的温度。

早在2008年,东莞就在全省较早地开展了对该项工作的探索,并在2009年将市委政法委、法院和检察院的相关资源进行了整合,统筹为“司法救助金”,纳入每年的市财政预算。2009年3月6日,市委政法委制定出台《东莞市司法及涉法涉诉救助资金实施办法》,正式建立了东莞市国家司法救助制度。2015年1月8日,市委政法委、市财政局联合印发了《东莞市国家司法救助资金管理实施办法》,不再区分涉法涉诉救助资金,进一步对我市司法救助制度进行了完善。

2014年至2018年,我市司法救助资金每年的预算均为500万元,司法救助金每年的使用率都在90%以上。同时,在贯彻落实国家司法救助制度的过程中,我市对司法救助的适用范围、标准和程序进行了严格规定,在救助对象范围上,已经涵盖了中央、省要求的八类人员,只要符合救助条件,相关证明材料如伤残程度司法鉴定意见书、生活困难证明等确实充分,均可以向有关政法机关提出救助申请。

据市委政法委数据统计,2018年,我市司法救助金共对174名“因案致贫”“因案返贫”的特殊困难群众进行了及时有效的救助。其中,妇女55人,占总人数的31.6%;未成年人34人,占总人数的19.6%。通过积极开展司法救助,不少当事人顺利度过经济困难期,重燃生活希望,重回正常的生活轨道。司法救助金虽然不能等同于执行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因案件无法执行带给当事人的心理压力和生活压力,是近年来政法领域工作中名副其实的“减压阀”。

现状:司法救助制度日趋完善

“实践中,因遭遇刑事案件导致被害人及其父母、子女等被赡养人、被抚养人出现生活困难的案例时有发生,对于这些困境中的被害人及家属,司法救助金可以为被害人及家属解决一定的经济困难,为受到打击甚至面临破碎的家庭送去温暖。”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信访科负责人谢毅轩告诉记者,2009年3月6日,市委政法委制定出台《东莞市司法及涉法涉诉信访救助资金实施办法》,明确规定了司法救助的具体情形和相关细则,2015年1月8日,市委政法委、市财政局又联合印发了《东莞市国家司法救助资金管理实施办法》,进一步完善了相关的规章制度。

那么,是不是所有贫困申请人都会获得司法救助的批准呢?谢毅轩说,司法救助是司法机关的一项制度。批准与不批准,都要严格依照有关规定,都要有充足的理由,并不是只要当事人存在贫困情况,就一定要给予司法救助,也并不是所有的申请都会得到批准。司法机关在决定是否给予司法救助、具体给予多少救助时,承办的检察官、法官都要做深入调查、实际走访,需要严格把握好尺度,严格遵照有关规定,并且收集好如伤残程度司法鉴定意见书、生活困难证明等有效证据。

谢毅轩就曾经办理过两起因证据不足而无法申请司法救助的案件,一个是当事人不愿意回户籍地办理贫困证明,理由是在村里人看来,在东莞工作非常有“牌面”,自己若回乡办贫困证明感觉脸上无光;另外一个则是当事人认为被告有赔偿能力,表示即使睡天桥也不愿意浪费国家的救助金解决生活困难。

“虽然他们可能符合申请条件,但是,我们必须要依法依规做到精准救助,确保不浪费国家的司法救助金。”谢毅轩说。

思考:司法救助可以发挥更大作用

尽管十年来我市司法救助工作取得了不少成效,各项程序和制度也在不断完善,但是,在司法机关具体的案件办理过程中,仍然发现了不少问题,引发了不少法官和检察官的思考。

2018年4月30日,韦某保在石排镇被故意伤害致胸脊髓损伤并截瘫,胸椎管异物残留,T9、T10椎体骨折,右侧血气胸,背部软组织挫裂伤,经鉴定为重伤一级。因无力承担后续治疗费用,韦某保欠费被迫出院,其父母年老,案发后大哥韦某果负责照顾护理,家庭无外来收入来源,陷入经济困难。

2018年10月15日,韦某保向东莞检察机关提出救助申请,检察机关受理后,迅速开展了审查工作,并开启绿色申请通道,将该案呈报东莞市委政法委申请重大司法救助,在东莞市委政法委的大力支持下,迅速为韦某保申请到司法救助金。

考虑到韦某保治病费用缺口较大,接受司法救助后可能仍存在生活困难,为确保救助成效,强化长效救助,东莞检察机关派出检察官前往韦某保居住的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望谟县开展案件公开答复和跟踪回访工作。在当地当年的贫困户评定工作已告结束的情况下,为韦某保争取到了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名额。检察机关得以延伸救助职能,将检察机关的“独角戏”,变成多方参与的“大合唱”。

该案被全国检察机关评为2018年“全国司法救助助力脱贫攻坚”六大典型案例之一,成效显著。市人民检察院负责司法救助工作的申诉科副科长叶裕平认为,对这种类型的案件,除了东莞司法机关在经济上的救助,更多需要的是户籍地党委政府支持与关怀。叶裕平说,被救助的很大一部分当事人受到的伤害是多方面的,不仅财产上受到侵害,心理、精神上也都受到严重创伤,只提供经济类型的救助,有时候解决不了当事人及其家庭的问题,同时还要注意做好心理疏导。再加之东莞司法资源负荷较大,能做到的司法救助案件和救助延伸非常有限。

谢毅轩则表示,司法救助提供的仅是一次性的救助,这是司法机关的一项工作内容,但对当事人的后继脱贫工作,很多时候东莞的司法机关都处于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尴尬境地,这也是韦某保这样的案例是“典型”,而不是“常态”的原因之一。

新华社图

探索:共建多元化司法救助机制

市委政法委副调研员罗振光告诉记者,市委市政府一直以来都非常支持司法救助工作的运转,从2014年至2018年,东莞每年的司法救助资金预算均为500万元,这笔资金每年的使用率都在90%以上。去年起,全市两级法院在成立司法救助委员会后,司法救助的渠道得到进一步拓宽,这使得司法救助工作有了更多的可能。

“目前虽然我市司法救助工作运转良好,我们也按时召开工作会议,听取政法各单位对该项工作的反馈意见,今年年初我们再次上调了司法救助月基准金,加大了司法救助力度,更加有利于申请人的利益,但在新的形势下,我们还应做出更多的贡献,这也是我们正在探索的一个课题。”罗振光说,随着“湾区都市、品质东莞”建设的深入推进,除了硬件的提升之外,高品质的“软件”建设更是吸引人才助力东莞的必要因素,通过完善司法救助工作机制,让更多来东莞的人才减少后顾之忧,助力“品质东莞”建设是司法救助工作接下来要思考和探索的方向。

对此,省法理学研究会副会长、东莞法学会副会长强文昌教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强文昌说,东莞特殊的人口结构和城市定位,注定了司法救助等城市“软件”需要更高的标准和要求,单靠市委政法委、法院、检察院来完善、升华东莞的司法救助工作,力量非常单薄。如何推动完善各职能部门与司法机关之间衔接,形成多元化司法救助机制,才是破局的关键。

“市委政法委要担起牵头、协调的作用,鼓励司法机关主动告知、主动协助,开展多元化救助。同时,拓宽资金来源,建立长效救助机制,积极争取民政、妇联、残联、社区、村委等方面的支持。对符合条件的被救助人开展如办理社会保险、民政救助、城乡低保、教育基金、农村五保等多元化救助,引导他们重新树立生活信心。”强文昌认为,除此之外,还要积极鼓励有条件的爱心人士、爱心企业捐助,从而累积充足的资金,将司法救助作为由政府主持、社会帮助的长期性公益事业。

强文昌还建议,司法机关要充分地宣传开展司法救助工作的成效,提高群众对司法救助工作的知晓度,让更多需要救助的困难群众能够获得救助,真正感受到这项民心工程的温情关怀。“司法救助工作并不是孤立的,需要运用各种手段、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到国家司法救助中去,不断完善和发展国家司法救助工作,从而维护每一个公民的生存权益和发展权益,切实维护社会的安定团结。”强文昌说。

记者 王子玺